FOSSAsia-pgDay 第二日

2週間前のHaskell MeetupでマイクからFOSSASIA 2016ことを知っていた。前年より今年は複数の軌道を加えた。Devopsとか、Pythonとか、IoTとか、色んなチュートリアルがあります。それに、私は楽しみに待っていたpgDayも今年 FOSSASIAに一緒に開催した。予定表を読んだあと、いろんな議題が興味を持っていなった。その前オープンソースになったデータウェアハウスGreen Plum利用するとか、Postgres in Productionの経験を話するとか、PostGISの新機能を利用するとか、面白そうな議題があります。Postgres 向ける新技術を習う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仕事ですから、第一日のセッションを出席するできないけれど、第2日は土曜日に出席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期待通りに新技術をいっぱい習うでした。

2016 我在伊朗

難得去了一趟大眾認為比較特別的地方,把 Facebook 上的零碎文字整理成一篇,希望能幫助到想去的人。

由於這次買的機票是阿曼航空的特價票,而阿拉伯國家航空公司向來的慣用招術就是拉長你轉機時間,逼你多少在那邊消費。而這次轉機時間長達12小時,於是恭敬不如從命直接買了落地簽進去觀光來洗到過的國家數。也因此加上伊朗終於把到達國家數洗到20了,距離到達數等於年齡的目標又前進一步。其實在買機票的時侯是有更便宜的選擇,就是伊朗馬漢航空可以從吉隆坡直飛德黑蘭。算一算大概便宜台幣七千塊左右。不過由於美國管制讓Visa, Matercard全都不能用而無法線上刷卡,伊朗航空公司的安全紀錄又相對差的情況下放棄(因為美國管制買不到新飛機,都是輾轉買別人二手的。另外也是可以跟上海代理用支付寶買,不過持有人民幣又是另一回事)

阿曼跟汶萊同為伊斯蘭君主國,不過比汶來更無聊。號稱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國王清真寺感覺真的普普通通,馬來西亞的粉紅清真寺要有特色多了。察看維基百科是說阿曼經驗主要是靠石油跟觀光。石油產量才排第二十五,只是公民人口太少於是人均就上去了。雖然說數字上觀光佔不小,我倒是看不出觀光有什麼競爭力就是。計程車司機也跟其他中東國家一樣坑觀光客還有說話不算話。機場看得出想改進不過還是弱到不行。走觀光應該就是想走阿聯酋的路線。勞工資源也跟阿聯酋ㄧ樣引進大量印度廉價勞工還有菲律賓人做服務業。到達那天是禮拜五放假,路上一堆印度勞工在街上溜搭,進速食或咖啡店一聽就是菲律賓口音的英文。

在阿曼一夜沒睡搭凌晨的班機到德黑蘭,辦落地簽成功靠被蓋過的以色列入境章混過去。不過據同樣在排的德國人的說法,我碰到是他排最久的一次,排隊排了三個小時。之後入境的時候又碰上他們早晨朝拜時間,所有移民官全不在位子上。算是一落地就體會到伊朗的行政效率。而且拿行李還給我指錯路,害我要從機場一頭跑到另一頭。德黑蘭據說人口有一千八百萬,整個城市的風格有點美國城市的影子,換上中國製造的一些產品。較新的車子大概都是中國車。地鐵是中國系統應該沒錯,不知道 BRT 是不是就是。兩者都有女性專用車廂,是給沒丈夫陪的女性。如果在普通車廂看到女性一定有男生陪同。女生也多半穿 hajib ,比起印尼馬來西亞真的是保守許多。不過感受非常深的一點是,在阿曼機場等侯轉機的時候,看到幾位穿爆乳裝的伊朗正妹,在下飛機的瞬間就用黑袍把自己包緊緊,這跟聽說某些阿拉伯王子在歐美留學時會玩得特別瘋有種相似的感覺。

隔天清早就搭國內班機前往南部 Shiraz 。原本對國內班機有點疑慮,因爲飛機好小好舊,不過飛行員技術特別好。整個起飛降落超平順。來到 Shiraz 後是說伊朗觀光客本來就不多,加上淡季走在路上幾乎不會碰到外國人。在路上一直被行注目禮還有每幾步路就會有人來跟你說 hello。最誇張是一天晚上走在路上直接被擋下來要合照。還讓我對鏡頭用波斯文講我愛伊朗之類的屁話。觀光市內景點跟一個清真寺問路的時候,很熱情地邀我進去參觀一大圈,還跟學生們簡單交流。第二天晚上也被一個想練習英文的陪著走一大段路,還介紹我好吃的餐廳。雖然他英文程度有限沒辦法太深入交流,不過還是能瞭解到他是位伊朗憤青,到過馬來西亞看過外面的世界,嚮往自由,美國粉絲。私下跟我狂幹醮伊朗的情況。每天走在路上都有不同的驚喜。想當一日周捷倫的話可以嘗試下伊朗南部城市。

在去 Perspolis 的 day tour 認識了一位在法國移民局工作的法國人。長相是突尼斯人的長相,不過應該是第二代而且融入主流體制算很好的。談到難民問題就開始抱怨難民是絲毫不尊重歐洲既有文化的,拿政府錢吃住不過不願意做出任何嘗試,到處偷東西跟騷擾婦女。也算是應證了聽到的ㄧ些法國人的想法。另外同團的還有幾位從 Luthania 來的媽媽,英文不是很好也是交流有限,不過一位談到他女兒在英國半工半讀的時候給我看他女兒的相片,真的超級漂亮,不愧是烏克蘭的鄰居。

由於從伊斯法罕飛往德黑蘭的班機延誤兩小時,於是又來打字了。沒做足功課買了時常誤點的伊朗航空國內班機是一大失誤,做巴士雖然是六倍時間但時間可預測多了,價錢也只要十分之一,典型花錢買罪受。旅程中許多突發狀況,臨機應變跟從錯誤中學習就跟人生一樣。

在 Yazd 的 your guide 說他一個月後就要去當兵了,原本沒有留意,但人口八千萬的伊朗男生要當兩年義務役,不過當完後不用教召。兩伊戰爭不過是十多年前的事,應該當的是挺扎實的兵。

到伊斯法罕後,路上打招乎的人也沒減少,不過有趣的事在 university of esfahan 附近,人們開始猜我是馬來西亞人,但到觀光區又是從日本開始往下猜,大概是大學有跟馬來西亞有交流。另外有一個老人居然日本後就猜了台灣,不知道跟有點年紀的人有經歷伊朗跟台灣同為美國扶值的軍頭關係還不錯的年代,也前巴勒維國王還訪問過台灣,伊朗 GDP 是世界前十的年代。伊朗雖然是政教合一(或是有人說是神權共和國),但放眼望去應該是女性權益最高的中東國家,女性廣泛受教育,也能視為獨立個體工作,之前伊朗裔女數學家能夠拿到菲爾茲獎並不是意外。伊朗的教育體制其實算不錯了。這些基礎都是巴勒維時代極端市俗化留下的好的一面。平均來講,我在伊朗碰到的人特別是老一輩水準算蠻不錯了,窮歸窮但都有禮貌跟人情味,針對觀光課抬價的都年輕人,但也不會太誇張。就國家層面而言,能夠一肩扛下美國制裁另建窮歸窮但完整的工業體系也是逆天了,大概也沒幾個國家有這樣的條件。我對解除制裁的伊朗是蠻看好的。

在伊斯法罕的另一項收穫就是參觀亞美尼亞的教堂,是當初奧斯曼帝國時期逃避迫害跑到伊朗的亞美尼亞社群所建。今年剛好是亞美尼亞大屠殺ㄧ百年,教堂也有擴大展覽。大屠殺ㄧ直不被土耳其承認,還成為外交問題,亞美尼亞人也沒有猶太人那麼有錢有勢力,也就相對沒那麼廣為人知了。我也是參觀後才開始做功課。

最後補完回到新加坡的一個插曲就是:我的行李被 Oman Air 但其實是 Iran Air 的地勤代理寄丟了..,他行李的 tag 打錯,讓我生平第一次掉行李,已經請新加坡地勤幫忙找不不知道能不能找回來。前面說了不少伊朗的好話不過 Iran Air 真的是爛到不行啊..